关于原著中的涌泉领主Ecthelion的资料收集和八卦

Ehtelë:



答应饥友和小天使们的东西!!


今天,我们来八卦八卦传说中的精灵战神:贡多林涌泉家族的领主Ecthelion!


提到这个名字,绝大多数人印象里的tag都是:兽咬剑Orcrist,帅,笛子,强力DPS,干死了勾斯魔格的牛逼战神。


对对对,这些都对!


不过我们现在来让这些tag更加丰满一点!


他在宝钻和UT里都只出现了寥寥几次,HOME里也提及不多,但还是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首先还是来看看他的名字Ecthelion的含义。


这个名字托老给出过两种释义。


一种是,如果把他的名字理解成Quenya来源,那么就是point of a spear的意思,“矛尖”。另一种呢,如果按Sindarin来源,那么意思就是fountain的意思,“喷泉”或者“涌泉”。(HOME 5)这两种释义代表着他的家族和他的结局,都是有所含义的。


联系一下我们之前八过的金花领主Glorfindel的名字含义(金发),他们是生在同一时代同一地方,效忠同一个上司的好同事,也一直同时在故事里出现。那么当时托老的取名字的思路可能是相似的,那就是“结局有关”。


于是贡多林的好盆友们都叫他“阿尖”,“小犀利”“阿泉”“尖儿”“泉哥”……(bushi)


 


然后我们来说说他的颜,恩,我看见了你们眼中的绿光,相信我,我也一样~~


七道大门将坐落在傥拉登谷的刚多林城牢牢围住,隐藏在山谷中不为外面的世界所知。偶然发现刚多林的陌生人都将被迫停留在此或是被杀死。作为贡多林伟大之门的看守者,Ecthelion的主要职责是守卫第七道大门。他驻守在城门侧面的高塔中,唯有他能仅凭手掌的接触打开第七道大门。


495年,人类图尔经隐匿之路来到刚多林,自称是得了Ulmo的指引。他被Elemmakil带到了Ecthelion的面前,Ecthelion认出了图尔穿着的盔甲是特刚留在凡雅玛大厅里给Ulmo使者的信物,证实了图尔的确是Ulmo的使者。他允许了图尔进入刚多林,并把他带到特刚面前。


 


所以被称为“fairest of the Noldoli”的大帅哥,他的样貌我们是通过图尔的眼睛去看到的,UT第一章《图尔来到贡多林》里的原文如下:


 



在北塔骑士之前一人当先骑着白马而来。下了马,他向他们大步走来。须知Elemmakil已然是高贵有礼,而这一位则更出众也更有气派——他就是Ecthelion,涌泉家族的领主,彼时主门的守卫长官。他一身银甲,闪亮的头盔上设着一根钢制的尖刺,顶端镶着一颗钻石;他的随从接过他的盾牌,那盾牌就像被雨滴润湿一般微微发亮,那实际上是成千颗水晶的饰钉。



啧啧啧,气质与颜同在,亮晶晶的(字面意思)大帅哥啊!!就是这个爱好亮闪闪石头的品味嘛……算了,不想太多我们还能接着苏……反正他长得好看,穿啥都好看对不对!


图尔当时内心弹幕立刻就被“卧槽,这大兄弟长得也忒俊了吧”刷了屏(bushi)


其实我更好奇的是这个头盔,尖刺顶端镶着一颗钻石,这……难道不是天线宝宝的造型么??(。)还有我们知道最后他使用头盔作为武器插进了勾斯魔格的胸膛(心疼那颗大钻石),那这根尖刺到底有多长啊?平时戴着头盔在贡多林城里走的话……会不会碰到门框,打到树枝啊?(你停下!)


这里我想多说几句,图尔当时也戴着一个造型极其别致的头盔,那是特刚留在奈福瑞斯特大殿里的装备,天鹅为图尔引路之后,给了图尔七根羽毛,图尔就把这些羽毛插在了头盔上。于是,门外:七根天鹅毛在图尔头上飘扬,门内:200克拉的巨钻在涌泉头上闪烁!这画面太美,我根本不敢看……周围的精灵都在心里默默鼓掌:你们两赢了!


不瞒你们说,我特意去搜索过欧洲古代头盔样式的图片,插羽毛和带尖刺的,唉,那画面在我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你们听我一句劝,憋手贱!


关于他外貌的描写(不如说是装备)就这么多,fairest of the Noldoli并没有更具体的描述了。反正托老非常喜欢fair这个词,fairest of the XXX也挺常见,我们大可以爱怎么脑就怎么脑。


 


然后这里他有两段台词,篇幅不长,我就全贴上来吧!


 



Elemmakil向他行过礼,说:“我带来的是从Balar岛归来的Aranwe之子Voronwe而这位是他带来此地的陌生人,要求觐见王上。”

于是Ecthelion转向Tuor,但Tuor拉紧斗篷裹住自己,面对他静静伫立;在Voronwe看来似乎有一团迷雾笼罩了Tuor,他的身材被放大了,使得他兜帽的顶端甚至高过了精灵领主的头盔,就像那是一道涌向海岸的灰色浪尖。但Ecthelion以他明亮的目光专注地凝视着Tuor,沉默了一阵后严肃地开了口。“你已抵达最后一道大门。须知,没有陌生人在进入后还能再次离开,除非是取道死亡之门。”

“不要预言不祥!若众水之王的信使走进死亡之门,那么此间所有居民都将步他的后尘。——涌泉之领主,不要阻挡众水之王的信使!”

这一来Voronwe和所有站在附近的人都讶异地再次望向Tuor,他的话语和嗓音令他们大为吃惊。在Voronwe;听来那好似一个洪亮的声音,却又像来自远方的呼唤;但对Tuor来说,他像是在聆听自己说话,好似借他之口发言的另有其人。

有一刻Ecthelion只是静静伫立,凝视着Tuor;慢慢地,敬畏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好像他在Tuor斗篷的灰色阴影中看到了远方的景象。接下来他鞠了一躬,然后走到钢栏前把双手放了上去;大门就在嵌着王冠图案的中央巨柱两侧向里敞开。于是Tuor走了进去,来到了高处一块可以俯瞰前方谷地的草地上;白雪之中Gondolin的美景跃入了他的眼帘。他完全被吸引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无法移开双眼;因为他日思夜盼、深切渴望的景象终于出现在眼前。

他就如此伫立,什么也没有说。在他两侧各有一支Gondolin的步兵部队默然而立,镇守七门的全部七支分队在此都有代表;他们的队长和指挥官则是骑在白色和灰色的马背上。接着就在他们惊异地凝视Tuor时他的斗篷滑落下去,他穿着来自Nevrast的非凡服饰站在了他们面前,而在场的许多人都曾见证Turgon亲手把这些挂上Vinyamar高贵王座后的墙壁。

于是Ecthelion最后说:“现在不需要进一步的证据了;就连他声称是Huor之子也不及这清楚的事实重要——他由Ulmo本人派遣而来。”


 



 


每次看到这里就挠墙,托老没有继续写下去了,我们的涌泉领主大人刚刚出场,才说了几句话就没有下文了,嘤嘤嘤……


不过从这不长的文字里,我们已经可以对这位贡多林第一美男有个具体的印象了:气质高贵优雅,气势非凡,严肃端庄,话不算多但有一句是一句。此外还闪闪惹人爱(bushi)


然后贡多林最后一道伟大之门运用了生物黑科技,唯有他的手能打开(别信)。又或者说他是唯一能用裸掌力量推开伟大之门的精灵(更别信)。


 


相比起他的相貌,其实书里更多提到的是他的嗓音,但凡他出场总是带着“ Ecthelion of the voice of music”这样的修辞,贡多林最好听的嗓子,说话像音乐一样动听。特别有意思的是,第三纪元魔戒战争时期,佛罗多对Glorfindel的观感中也数次提到“音乐般的嗓音”,这些上古精灵领主怎么都这样,长得帅不说,声音都苏死人,太过分了啊喂!


除此以外,他还是个天赋音乐家。


“贡多林城南很多居民都是音乐家,而Ecthelion是他们中间技巧最棒的,他擅长吹奏长笛,并且有着刚多林最美妙的嗓音。”(又是嗓音)


 


这就是个暴力文青啊……我喜!!!!!


 


好吧,长得最帅,战斗力最强,声音最好听,还是最好的音乐家,这四个最组合起来真是苏得人腿软!


 


那么现在我们来说说这个战斗力。


Ecthelion参加过的战斗,明确记载的只有两处:泪雨之战和贡多林的陷落。作为精灵传说中的战神,他的名字令半兽人闻风丧胆,所以精灵军队用他的名字做为冲锋的战号。说到这里我想对另一个精灵战神芬国昐陛下致以敬意,抱歉,有点抢风头哈~


 


由于Ecthelion和Glorfindel总是一起出现在上古传说的故事里,所以在第一纪元他们参加过的战斗记载都是一样的。容我偷个懒复制一下之前整理过的资料哈~


 


天鹅港亲族残杀


首先,这是一个存疑和有争议的推论。Ecthelion作为特刚的属下,究竟有没有被卷进天鹅港杀亲一役,没有任何明确资料。


在《精灵宝钻》故事描述中,第一家族成员无一例外全部参与了这次战斗,但第二家族被明确提及参与了战斗的是芬巩。芬国昐及其他第二家族成员并不在参战人员名单中。那么作为特刚臣属的Ecthelion,最大的可能是跟随在特刚的身边,当他们抵达天鹅港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但是,Ecthelion作为贡多林武力(和颜值)的最高点,为了保卫贡多林,牺牲自我与炎魔之王苟斯摩格同归于尽,他的名字作为战神流传千年,却没有和Glorfindel一样被派往中土作为与黑暗势力的战斗加持,这真是令人浮想联翩。究竟是他没有复活,还是复活后自己选择不再踏上中洲土地,我们不得而知。于是有不少推测是因为他被卷入了天鹅港亲族残杀,因此复活被推迟(或者禁止)。 


天鹅港一役影响极为深远,每一个来到中洲的诺多精灵都背负上了这一战役带来的结果,我不得不提到它。


 


荣耀之战


珠宝战争的第三次战役。荣耀战争是第一纪元 60 年爆发于精灵和魔苟斯军队之间的战争。 战争的结果是打败了魔苟斯,然后标志着安格班合围的开始。


这次战役的细节就不详细说了,特刚和芬罗德的军队穿越了西瑞安通道,进入贝尔兰,歼灭了贝尔兰西部的侵略者。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作为特刚得力左右手的Ecthelion有参加战斗。


之所以提到明确记载以外的战役,是我认为他的战神之名应该不是一战成名,而是渐渐累积出来的,一两次战斗的胜利和辉煌,很多精灵将领和王子们都有此功绩,但被尊为战神的,却只有两位:Ecthelion和Fingolfin,连能吓走巫王Glorfindel都没有获此殊荣。不过还是请大家牢记这是推测,并没有明确资料记载。


 


泪雨之战


《精灵宝钻》一书中Ecthelion被明确提到名字的地方。


这次惨烈的战争是珠宝战争第五次战役,第一纪元 472 年爆发于魔苟斯军队和人类、精灵以及矮人联军之间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至高王芬巩被苟斯摩格杀死,精灵军队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贝磊勾斯特矮人君主阿萨格哈被格劳龙杀死,胡林被俘虏,胡尔战死,贝尔兰的人民遭受了惨重的失败。


唯有特刚率领的贡多林军(和其他战后余生的诺多精灵),在胡尔的拼死断后掩护下,由Ecthelion和Glorfindel带军防守两翼,退回了贡多林。


这场战斗的详细记录很少,是因为参与的精灵几乎死了个精光,而活下来的都不愿提及这悲痛无比的回忆。你们看,那边的恩登禁坟丘(或者叫战死之丘,或者叫尼南斯坟丘,或者叫眼泪之山……太多名字了,我晕),那全是英勇的诺多子民,矮人和人类的血肉之躯磊成!


“太阳正沉入大海彼方,夜幕降临了希斯隆,西方刮来了一场强烈的暴风雨……”


 


接下来就是更加虐身虐心的


贡多林的陷落


译文出自HoME2:The Book of Lost Tale:Part II, The Fall of Gondolin(自HoME2, Then they looked up….起) 由Gilgaer翻译


原文地址:贡多林的陷落


以下多处引用译文,在此声明,就不再一一标注出处了。
  


510年,夏日之门(Tarnin Austa)那天,贡多林居民们盛装聚集在城墙上,等待新一年太阳第一次升起,但他们看到的却是一束光亮骤然点起,并逐渐扩大,然而它更靠向北边。人们大为惊奇,大家群集在城墙上观看。然后好奇转变为疑惑——因着它逐渐扩大而且愈显鲜红——疑惑又转变为恐惧——人们望见山上的积雪一路被沾染如同染上了鲜血。这便是Melko的火蛇来到了贡多林。(有版本提及这里出现的是格劳龙)


 


特刚召集了领主商议战略,最终决定死守白城。这场守城之战是第一纪元最为惨烈的战斗,其结果是精灵最后一个城邦的覆灭。


 


 战斗非常的惨烈,每每看到这一段,浑身都是冷汗,一阵一阵揪心的难过。


详细的战况我就不都贴过来了,咱们只看看Ecthelion有关的。


 


涌泉家族是最后被特刚派出来参战的家族,之前作何部署没有描述,可以推测是在王宫附近作为最后的防线守卫。


 


然而正当它们的信使仍在传递命令之时,它们听见石居者的阵营里传出一阵甜美的音乐,并为之所代表的含义深怀疑虑;看哪!前来的是Ecthelion和他的喷泉家族,Turgon直到此前都将他们作为后备力量,他在他的高塔上一直密切注视着战争的发展。如今这个家族终于现身战场,人手一只长笛奏出优美的曲调,而那制服上的水晶和银白则在烈焰的红光和废墟的黑暗两相辉映下显得如此美妙动人。(我的天哪,暴力文青领主你真是用生命在演绎什么叫做苏啊!!除了大写的服字找不到任何形容了!)

  紧接着他们的乐声猛然停止,Ecthelion以他柔美的嗓音下令拔剑,而半兽人仿佛已经见到了那闪着白光的剑刃将给它们带来的冲击。据说此役中Ecthelion的家族所杀的半兽人比之前精灵们对抗半兽人的所有战役中所杀的总和还多,而他的名字直至今日仍使半兽人心惊胆寒,还成为了精灵们战斗时用以鼓舞士气的呼喊。


此时Tuor和羽翼家族的成员亦赶到了战场并与Ecthelion的喷泉家族并肩作战,这两个家族发起了有力的反击并相互支援,狠狠的打击了半兽人并收复了直抵城门的大部分失地。然而如今又传来震颤和践踏声,这是那些巨龙正在开辟一条通往守望之山的道路,试图将城墙击垮;那里已然出现了一道裂隙,而随着守望塔的塌垮化墟在石匠之中掀起了一阵骚动。许多飞燕家族和天堂之箭家族在城墙的废墟中和敌人激烈的战斗着;而甚至在Tuor接近并驱逐那些半兽人之前,一只青铜蛇压上了西面的城墙,终于使它在一片混乱中震动、塌陷;而紧接着通过的是一只火焰怪物,炎魔们乘坐其上。烈焰如暴风雨般由那缺口涌入,战士们在它前方倒下,而Tuor头盔上的双翼亦为之转黑。然而他依然站立,并一路搜寻集结着他所能找到的所有自己的护卫,还有飞燕及天堂之箭的士兵,Ecthelion在他的右边亦重整旗鼓。

  如今半兽人由着巨蛇的到来又恢复了信心,跟着来的还有如潮水般涌入裂口的炎魔,他们激烈地攻击着这些石居者。那里Tuor劈开了Othrod,一个半兽人首领的头盔并结束了它的生命,接着又将Balcmeg砍成两半。他还击倒了Lug,它至膝盖以下的部分都被砍断。而Ecthelion横扫了两个半兽人首领后又在Orcobal,半兽人军团的总统领头上开了个孔。因着这两位领主的勇猛,他们甚至杀到了炎魔面前。即使是面对这些恶魔的力量,Ecthelion也杀了三个,他那闪亮的长剑能切开它们身上的钢铁并在它们的火焰躯体上留下重伤;然而它们更恐惧的则是挥舞在Tuor手中的Dramborleg,因着它如同鹰翼般在空中俯冲并在舞落时造成死亡,它们已然有五个死在它面前。(苏瘫在地,不要抢救我,我还要继续!!)

  然而这极少的数人又怎能一直保持着对抗如此众多的敌军,Ecthelion的左臂被炎魔的火鞭打中而扭曲变形,他的盾牌亦在火龙来到城墙废墟前方之时掉落在地。他如今只能靠着Tuor站立,而Tuor亦不会离他而去。一只怪物的巨足由他们上空落下,看起来就要将他们压住;然而Tuor向那脚上猛砍,火花四溅,巨蛇痛得尖啸起来,尾巴四下横扫,许多半兽人和Noldoli都丧生其下。Tuor则奋力背起Ecthelion,在剩余的族人保护下脱离了巨蛇。这些怪兽杀死的人数如此之多,石居者们都在哀痛中震颤了。

  这便是Tuor,Peleg之子面对敌军所做的一切,他带来极大的毁灭,与喷泉家族领主Ecthelion一同掀起了战争的怒潮;然而那些巨蛇和敌军已然攻占了北方的半座城市。参加劫掠的营队急行在大街上并洗劫它们所看到一切,或是隐藏在黑暗中杀死那些居民;或是根据情况,进行攻击或是后退,亦或将俘虏拖入钢铁巨龙的铁房内以成为Melko的奴隶。

  如今Tuor由民族之泉(Folkwell)广场的北边抵达此地,并发现Galdor正凭借Inwe之门在西边路口驻防,一个部族的半兽人正在攻击;而他的周围只剩下一小部分的圣树家族部队了。如此Galdor仍然振救了Tuor,因着Tuor及他身后跟随的队伍已然跌跌撞撞,Ecthelion则躺到黑暗中休息,半兽人几乎要抓到他们两了——直到Galdor的大棒猛击而来,迫使它们逃走。

  此地已然聚集了羽翼,圣树,喷泉,还有飞燕和天堂之箭家族的队伍,组成了一只雄伟的军队,在Tuor的领导下他们离开了井泉之地,并抵达了防守更加严密的王之广场。这里此前栽满了美丽的树木,包括橡木和白杨,环绕着一个有着极度的深度和最纯净的泉水的美丽喷泉;然而此刻却因着Melko的丑恶入侵充满骚乱,那泉水亦为入侵者的尸体所污染。

  而关于集结一切防御力量到Turgon王宫广场上的最后一道命令也已经送达。在这些人之中许多都已经受伤、昏迷,而Tuor则为这些陷入绝境的士卒,还有进入昏死状态的Ecthelion深感忧虑。他还未来得及指挥西北方的部队通过拱形大道(这些队伍忙于挡住任何试图从他们背后攻击的敌军),一阵喧哗从广场的东边响起。看!那是Glorfindel带着金花家族所剩的人退了进来。

  这些人在城东大集市经历了一场恶战,那里一支由炎魔们率领的半兽人军团在他们前往加入城门混战的环形路上偷袭了他们。然而他们还是给了那些从自己左腰出现的敌人一个绝大的惊讶,仿佛被埋伏的是对方一般;他们的激烈战斗持续了数小时之久,直到一只火龙穿过城墙裂口并包围了他们。Glorfindel艰难地带着一小部分人冲了出来;然而那个地方已然随着那些精工而成的各种货物和库存一起葬入烈焰之中。

  之前Glorfindel的急使曾见过Turgon,而王令竖琴家族赶去援助,然而Salgant却将这道命令压下,告诉自己的战士们要严守次级市场——那正是他所居住的地方,他们便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终于他们反抗了Salgant的命令来到王的厅堂前;正好在最危急的时刻挽救了Glorfindel,那时一支得意洋洋的敌军已然追上了他。眼见着这些竖琴家族进入了狂热并决心补救因着他们领主的懦弱而带来的败亡,将敌人赶回了大集市,并在无人领导之下陷入盲目的愤怒之中,许多都被困在火焰中,或是被盘在那里的巨龙龙息所噬。

  Tuor饮了几口清凉的泉水后又回复清爽,并松开了Ecthelion的手为他送饮,并将水冲溅上他的面颊使昏睡离他而去。Tuor和Glorfindel担负起了领导责任,清扫了广场并将所有人向后收缩,所有的路口用栅栏封闭,除了南方依然保留。那里行进而来的是Egalmoth。他所负责的城墙上的守城器械已经尽了力;判断出回到大街上重新集合较在城垛后射箭更为明智之后,他取下了自己的弓箭并带领着天堂之箭和飞燕家族的战士在城内奔走,如风般扫除所遇上的数股敌军。他们救下了大批俘虏,亦召集起一批被冲散的人,为了抵达王之广场经历了重重恶战;人们兴奋的向Egalmoth致意,他们之前以为他已经牺牲。所有的妇孺都被聚集起来并由Egalmoth领入王之宫殿,那里的一些房屋已为最后时刻的来临做了准备。所有的家族都有生还者,即使只有数个,除了愤怒之锤家族已然覆没;而王之家族还未损伤。这并非羞耻,他们必须保存力量直至最后保卫君王。

  然而Melko的军队亦重新集结,七条火龙连同半兽人大军在炎魔的指挥下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向他们包抄而来,目标亦是王之广场。它们在栅栏处展开厮杀,而Egalmoth和Tuor为了防御不停奔波,Ecthelion则躺倒在喷泉边;这导致了后来的在所有歌曲和传说中都被人们传唱的最为英勇的事迹。此时一条火龙已然烧毁了北边的栅栏——那曾经是玫瑰小径的护栏,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地方,亦是散步的好去处——然而如今那里只是一条黑色的小路,充满喧嚣。

  Tuor挡到了敌军之前,却在混战中被与Egalmoth失散,并被迫后退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边上。在那里,他被令人窒息的打击缠住,并被一只强大的炎魔所击倒,那是Gothmog,炎魔之王,Melko之子。然而,看哪!Ecthelion,尽管他脸色已经苍白如灰铁,带护盾的手臂亦瘫软在身侧,却挡到了被摔下的Tuor面前;这个精灵冲向恶魔,然而却未能致之于死地,反而握剑的手又添新伤,剑亦脱手而去。接着Ecthelion,喷泉家族的领主,城中最为俊美的Noldoli精灵,他高高跃起,趁Gothmog还未举起火焰鞭,便用头盔上尖矛般的突起作为武器狠狠地刺入恶魔的胸部,并用双腿缠住对手的大腿;于是炎魔嚎叫着向前跌倒,这两者一起跌入了王之喷泉那深不见底的池水中。这便是那怪物的毁灭;而Ecthelion亦然重负着铁甲沉入深池,喷泉家族的领主在经历了与烈焰的战斗后在清冷的水中获得安息。(还有我的灵魂,也一起沉下去了……)


 


 


他是Ecthelion,涌泉家族的首领,七名之城的守卫长官,城在他在,城破他殉。


 


(鲜血流过长街,耳畔杀伐不歇,守护的城阙大雨中呜咽……多年后史书页,还把这夜撰写,青石长街染尽生离死别……依稀是旧时节,城门上下玄月,白色身影,夜色如水清冽……好了,我闭嘴!)


 


好吧,先缓口气儿,准备迎接画风突变的下文……


 


我跟众多基友讨论过这个很迷的问题,就是Ecthelion到底是如何做到用双腿绞在勾斯魔格大腿上,又用头盔上的尖刺刺进炎魔之王的胸膛的。这个体位,不是,姿势,也忒奇怪了哈……当然这涉及到炎魔体型的问题。在贡多林陷落一战之前,无论是精灵还是人类,都从没有杀死过炎魔,而这场战斗中,被杀死的炎魔明确指出,能统计到的如下:


Ecthelion:4(包括杀死过费诺和芬巩的炎魔之王Gothmog)


Glorfindel:1


Tuor:5


还有Rog,他带领着怒锤家族的战士冲出了城门,杀进平原,他们再也没有人回来,于是我们无从得知他们到底杀死了多少敌人。


大家都熟悉魔戒里在摩瑞亚矿坑中甘道夫与一只上古逃兵炎魔那一战。很明显,这时候炎魔的设定并不如魔戒战争时期的设定那么强大,尽管如此,炎魔也是黑暗军团最令人恐惧的战团,“在此之前并没有精灵或者人类杀死过炎魔”。很可能在此时托老的脑海里,炎魔的体型并不会比精灵大太多,尤其是见过双圣树的精灵比后来中洲出生的精灵要高大。这么理解的话各位领主这个杀敌数量也就正常了。要么就是,炎魔跟龙虾一样一样的,只要不被杀死就会不停的生长……第三纪元摩瑞亚那只炎魔已经长了一万多年,所以就……(bushi)


回到涌泉领主最后的姿势问题,如果炎魔并不会比他高大好几倍以上,那这个清奇的姿势虽然难看了点,也就是可以实现的了,对不?然而画面肯定很美,我拒绝看,不,不要找那些图给我看,走开!


还有Tuor和Ecthelion不断互相营救协助,并肩而战,这画面是真的美,我特别想看!!但是为何没多少人画过,为何??如此伟大的跨种族友谊,难道不应该赞颂吗!(世界上最伟大最令人感动的友谊就存在于我不吃的CP之间,CP?你在说什么?他们明明是过命交情的挚友啊!)


 


Ecthelion在正史中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虽然他连个坟冢都没有,但他的事迹在歌谣和诗篇中不断被传颂,不曾被忘却。


 


关于他的还有一个小故事。在早期的故事中,Ecthelion,Glorfindel和Egalmoth被特刚派去护送白公主阿瑞蒂尔。白公主在隐匿之城呆了几百年之后觉得闷了,希望外出行游,于是离开贡多林前往他们的长兄芬巩的领地。但途中阿瑞蒂尔并没有按照既定的计划直接前往希斯隆,而是任性的临时改变计划,坚持要去探望跟她关系不错的费诺的儿子们,而多瑞亚斯的守卫拒绝他们穿越庭葛的领地,所以他们只能冒险穿越荡国斯贝谷。随后他们在那里迷了路,然后遭遇了凶残的乌苟立安特后裔的袭击,三位护卫与白公主走散,他们随后花了很长时间搜寻,但没找到任何线索,最后只能放弃任务,返回了贡多林。《精灵宝钻》中只提到特刚派出了三个护卫,但没有指明具体人选。HoME11,Maeglin一节的注释中提到托老只在一处草稿上用铅笔写下了这三个护卫是Ecthelion、Glorfindel和Egalmoth,而除此之外别处再没有任何关于这三位护卫身份的线索。后来这个设定被托老废弃,因为觉得这三位的性格身份并不适合在这个故事中担当这三个角色。


 


最后咱们来说说Orcrist。这把在食人妖洞穴里跟特刚的剑Glamdring一起被甘道夫一行人发现的上古神兵,在电影里被PJ配给了Ecthelion。其实Orcrist原著中并没有提及到底属于谁,甚至是不是也一样属于贡多林。想必是因为Ecthelion是精灵传说中的战神,杀死过难以计数的兽人,所以这么推测和设定。这个设定已经被默认了,不是没有道理,但仅仅是推测。


 


最后的最后,来做个总结。


Ecthelion,Lord of The House of the Fountain ,Warden of the Great Gate,fairest of the Noldoli,the voice of music,著名长笛手,炎魔杀手,上古战神,亮闪闪爱好者。


好的,我觉得不需要再多头衔了,这已经开始有冰与火之歌的味道了……


他和金花领主Glorfindel是我心目中最最完美的骑士形象,一银一金,一冷一热,一静一动。一样的强大,一样的勇敢,一样的忠诚可靠,还一样的闪闪发亮(。)


他们是我的命!!!


 


谢谢观看!!谢谢!!鞠躬!


 资料参考:


《精灵宝钻》


《未完成的故事》


《HOME2》


《HOME5》


 《HOME11》


《托尔金书信集》


 【翻译】【中土历史第二卷·失落的传说下】The Fall of Gondolin 贡多林的陷落






 


 



评论
热度 ( 130 )
  1. 一叶逋客Ehtel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辆皮卡
  2. 白水行Ehtel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陆小鹿
  3. Arwen-ChloeEhtelë 转载了此文字

© Olivia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