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壁炉

正剧向,短篇一发完

第一次写文,大概是一篇无聊的散文?且当作自娱自乐


你推开了书房的门。
你有点惊讶,因为你看见他一个人坐在矮桌前,面对着不曾动过的棋盘。
你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他依然遵守着这个无声的约定,曾几何时,每个傍晚,古朴的桌子,金属的棋子和棋盘,沉默的对弈和对视。
他在等你,他大半生都一直在等你,哪怕是现在你终于回到他的身边。
想到这里你有点心酸和愧疚,你坐在那张本属于你、却常年空旷的椅子上。
意料之中的,沉默的对弈还没开始,沉默的对视已经令冬夜的空气中多了几分尴尬和疏离。
壁炉里的火烧的正旺。你向来是不明白,在这个空调和暖气盛行的年代,壁炉有何存在的意义。
对面的人也在看着你,澄澈通透的火光在他脸上流淌,明亮,模糊。
“你执白。”你说。
他笑了,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
他的蓝眼睛里有跳动的光焰。
恍惚间你觉得自己像回到了几十年前,穿着灰色的连帽衫,为了转动一个雷达,让他陪着你流泪。
你们的城堡还那么坚固,如同世外桃源,竟让人天真的以为能够隔绝人世间所有悲伤。
你们整夜整夜的下棋,他总喜欢防守,而你擅长进攻。大多数时候,你们之间的博弈难分难舍。你总觉得若他愿意,他本可以置你于死地,却有意无意地敛住锋芒。
或者说,以另外的方式展现自己的锋芒。
每当他处于劣势,胜负将成定局,他总会控制住你,让你走几步愚蠢至极的棋,最后理所当然的胜利。
“查尔斯,这样可不行,滥用能力是不公平的。”你有点无奈。
“噢,我可没有,是你自己输了。”他狡黠地笑,对你眨眨眼睛,语气却刻意显得无辜真诚。
有时候你会想,这样的棋局,究竟为什么让你着迷。后来你才发现你只是眷恋一局终了后的那个晚安吻,不浅不深,唇齿相触,让那段回忆散发出缱绻的芬芳。
你开始意识到自己走神太久,抬头发现,他竟已经睡着了。
你开始肆无忌惮的观察他的脸,看他的睫毛打下一团模糊的阴影,随着摇曳的火光轻轻抖动,如同蝴蝶扑翅掠过树梢,看不见的磷粉融化成金色的光晕。
壁炉里的火烧的正旺,温暖干燥的苹果木香气让你微微皱眉。多年来你逃避这个地方,也不过是逃避这种安逸的味道吧,它让你不由自主的放松,让你——万磁王,在与世界为敌、与他为敌的时候,产生一种令自己憎恨的动摇。
因为,摘下万磁王的名号,你是艾瑞克。在半生流浪的艾瑞克心里,家就是这个有壁炉的地方。它大概和整座泽维尔庄园一样,是一个古板而温暖的存在,似乎还蕴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智慧。纵然你怀揣对世界的满腔怒火,也不可抗拒地在这里驻足。
一颗金属棋子突然飘浮起来,接着是两颗,三颗……黑棋和白棋在棋盘上无声无息地交错移动,渐渐的形成了黑棋占上风的残局。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力图保持冷静,脸上却带着得意的微笑。
“这可不行,艾瑞克,滥用能力是不公平的。”
你猛然一惊,悬在半空的棋子“啪”地落在棋盘上,有两枚滚落在地毯上。
他一手拖腮,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你。
“噢,我可没有。”
你抬了抬眉毛,向他摊手。
“你是读心人,查尔斯,你总能说服我做任何事情。”
金属的棋盘,反射着壁炉的光。

评论 ( 4 )
热度 ( 8 )

© OliviaC | Powered by LOFTER